<center id="siq04"><samp id="siq04"></samp></center>
<center id="siq04"><div id="siq04"></div></center>
<optgroup id="siq04"><object id="siq04"></object></optgroup>
  在天下人眼中,這是大乾帝國的一場榮譽之戰,悲憤之戰,絕望之戰,而且還是注定要失敗的戰爭。手機端 sm.vodtW.la

  但他們不得不戰,因為連大乾帝主都被抓了,如果還沒有任何表示的話,如何向天下交代?大乾帝國威嚴何在?

  其實變得強大的不僅僅是大乾帝國的空軍和陸軍,還有一支軍隊的提升幅度更大,那就是骷髏黨海軍。

  從西方世界歸來已經差不多四年時間了,修復天涯海閣的那艘巨型上古戰艦也已經三年了,修復天涯海閣的幾十艘上古戰艦也已經一年半時間了。

  天風島造船廠滿負荷運行,也已經近四年時間了,下水的戰列艦也超過了八艘。

  但不得不說,但一個國家處于科技高速發展的時候,很多武器裝備剛剛建成就意味著落后,尤其是鐵甲戰艦這種周期很長的東西。

  這八艘戰戰列艦中有五艘是木頭戰艦,外層包了鐵甲。只有三艘剛剛下水的戰艦是純鐵甲戰艦。

  說來天風造船廠比起中國古代甚至近代都有巨大的優勢,首先是鋼材先進,其次是焊接工藝牛逼,直接用噩夢石等離子火焰,就這一點甚至超過現代地球啊。

  但是,戰艦的動力還是非常苦逼的,六艘都是以風帆為主,蒸汽機為輔。雖然內燃機已經制造出來了,但戰艦用的內燃機太大了,依舊處于實驗階段,需要下一批戰艦才能把大型內燃機用到軍艦上。

  當然就算是內燃機上艦,也意味著落后,因為畢竟是比較原始的內燃機,比起噩夢石動力,上古能量核心動力,還是差得太遠了。但就算有這樣那樣的不足,沈浪的海軍還是突飛猛進,擁有了質的飛躍。

  繳獲過來的上古戰艦超過三十搜,新型戰艦八艘,改造包裹鐵甲的木質戰列艦二十艘。

  主力艦隊超過五十八艘,裝備新型的榴彈炮超過一千五百門,各種上古巨型強弩,上古巨型戰弩,超過幾百具。

  而最牛逼的是小型龍之力的上艦,在骷髏黨海軍的強有力爭取下,終于從陸軍口中奪了十五具小型龍之力,安裝在幾艘上古戰艦上。

  而且三萬骷髏黨主力,也陸續換裝,雖然還用不上噩夢石步槍,但是上古弓箭,舊式步槍已經全部裝備,哪怕是海上近戰也絲毫不怯。

  這支海軍雖然去進攻南部海域黑城堡還是不夠的,因為哪里部署了驚人的火力,浮屠山的主力艦隊就在那里,但是用來防御怒潮城,并且保護東西方航線確實足夠了。

  這支龐大的艦隊把五萬大乾新軍,還有天文數字的裝備和炮彈運輸到陸地上。

  整個登陸過程要持續三天三夜。

  越國的十萬新軍雖然無法直接參戰,但是卻成為了運輸主力。

  沈浪站在修復好的這艘上古巨型戰艦上,望著人山人海的港口。

  “唐叔叔,海拉,家里就交給你們了。”沈浪道“浮屠山在南部海域的艦隊應該是不會來攻打怒潮城的,但為了以防萬一,你們還是要進入戰備狀態!”

  “是,陛下!”

  “雪恥之戰,討回公道!”此時碼頭上忽然響起了雷鳴一般的呼喊聲。

  大乾帝國新軍,還有越國新軍,不知道誰帶頭,發出一陣陣高呼。

  沈浪就在大軍之中,但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所有人都以為沈浪被贏廣俘虜在乾京了。

  但是拯救陛下這種話是不能喊出來的,在大乾帝國軍隊心中,沈浪陛下是無所不能的,哪里需要他們的拯救?陛下可是連贏無冥都能秒殺的人。

  這一次乾國全體大表決的真相被爆了出來,天下其他國的人或許還將信將疑,但是吳楚越三國,尤其是大乾帝國軍隊,更是堅信新乾王國所有民眾支持的是沈浪陛下,這場大表決是贏的了,只不過贏廣卑鄙無恥,指鹿為馬,顛倒黑白,奪走了勝利的成果。

  “解放乾國,奪回乾京。”碼頭上,又有幾萬人高呼。

  不僅僅是五萬大乾新軍,十萬越國新軍,還有十幾萬民夫都熱血沸騰。

  “雪恥之戰,討回公道,解放乾國,奪回乾京!”

  在一陣混雜的呼喊后,口號快速地統一了起來。

  幾十萬人一邊高呼口號,一邊拼命地工作,斗志昂揚,力大無窮,五百公斤的炮彈裝箱后多沉啊,四個民夫猛地一抬就走了。

  盡管被譽為絕望之戰,但這五萬新軍卻士氣沖天。

  “廉親王,有點可惜了……”沈浪忽然莫名其妙道。

  事實上廉親王可以不死的,完全可以舔著臉皮活下去,雖然身敗名裂,但起碼還活著不是嗎?

  這一次乾國的全體大表決,所有人都覺得贏廣會贏,包括廉親王和沈浪都這么覺得。結果沒有想到鏡子太能感染人了,竟然真的打動了無數的乾國民眾,這一場大表決竟然奇跡一般贏了。

  而這個時候廉親王可以一開始就選擇顛倒黑白,說沈浪輸了,贏廣贏了。但是他沒有那么做,而是先說出真相,然后再改口。

  那么他的改口是因為贏廣的武力脅迫嗎?或許有這方面的原因,但歸根結底還是為了大炎帝國的利益。因為在炎京的計劃中,這一場全體表決本就是贏廣要贏的。

  廉親王這個人還是太驕傲,太復雜,一方面又想要維護大炎帝國的利益,秉持大炎帝國太子的意志,一方面又要維持大炎帝國的威嚴,還有他自己的尊嚴,尤其不甘心向贏廣這等亂臣賊子低頭。

  回到炎京之后,他非常努力地想要改變大炎帝國太子的意志,他的目標很簡單,既維持了乾國表決的結果,但是又要給贏廣一次致命性打擊,維護大炎帝國和他這位廉親王的尊嚴。

  這種打擊的方式多種多樣,可以用朝遠程戰略轟炸打擊,也可以用超脫武力對贏廣家族進行一次毀滅性打擊,讓贏廣知道他廉親王不是隨隨便便可以威脅的。

  結果大炎帝國太子拒絕了,沒有成全他廉親王的顏面,也沒有成全大炎帝國的顏面,這對廉親王的打擊是無以復加的,再加上整個天下都在恥笑質疑他,所以他選擇了自殺這條絕路。

  “此人也算得上是無恥的了,當年老楚王死的時候,他的表現就很無恥。之后對新楚王的手段更加卑劣,但他對自己還是不夠無恥。”沈浪道“終究是驕傲之人,失去不了體面,寧可一死,也要成全自己的尊嚴。”

  矜君道“他入戲太深,關鍵是大炎太子對他太涼薄,讓他絕望了。”

  沈浪道“不聊他了,雖然談不上是仇人,但也算是敵人,死了就死了。”

  矜君道“陛下,按照您的計劃,我們打進乾京沒有太大問題。但是打進浮屠山卻有難度,畢竟隔著幾百里浮海,我們的軍艦可不能遠隔萬里飛到浮海去。”

  沈浪道“希望乾京決戰的時候,這位浮屠山之主就在贏廣身邊吧。”

  矜君道“如果他不在呢?我們要對浮屠山圍而不打嗎?”

  他的考慮,也是沈浪一直都在想的問題,這一次大決戰是要一勞永逸,徹底滅掉贏廣和浮屠山。

  甚至滅掉浮屠山更加重要一些,否則就算占領了乾京,浮屠山的軍隊隨時可以出浮海給沈浪或者楚國一個背刺。

  足足好一會兒,沈浪道“如果乾京決戰中這位任宗主不在,那我必須想另外一個辦法,跨過幾百里浮海,消滅浮屠山總部了,總之這一戰定要畢其功于一役。”

  ………………

  整整幾天幾夜后,沈浪的大乾新軍才全部完成登陸,然后西進。

  這一次是絕對的勞師遠征,先要跨越整個越國進入楚國境內,然后從楚國北上,進入乾國,行軍路程超過一萬多里。

  雖然主力大軍只有五萬,但是輔軍加上民夫,超過二十五萬之巨,加起來整整三十萬人,延綿上百里,浩浩蕩蕩,無邊無際。

  這一場行軍是不需要大量糧草的,因為越國,楚國竭盡全力在大軍行進的途中準備好了一切,不止是糧草,甚至連戰馬,騾車等東西都準備得妥妥當當。這就是吳楚越三國的巨大作用,沈浪這五萬大軍只需要帶著武器裝備登陸就可以了。

  這一路上,不僅僅是越國官方大量的糧食物資,無數民眾也紛紛趕來,為軍隊送糧送肉。

  而且大軍也不需要扎營,只要趕到指定地點,越國的軍隊和民眾就已經在那里扎好了巨大的營寨,而且煮好的飯食和熱水,只要直接入住就可以了。

  但就算如此,大軍的行軍速度每天也僅僅只有一百五六十里左右。

  大乾新軍這五萬人,不是亞馬遜軍團,就是涅槃軍,每個人負重二三百斤都能日行三四百里的,他們根本不是正常的軍隊。

  拖慢行軍速度是海量的物資,六七噸的小型龍之力,五百公斤,甚至一噸重的地獄火炮彈。還有天文數字的特殊子彈,幾百門火炮,幾萬枚炮彈等等等等。

  “雪恥之戰,討回公道,解放乾國,奪回乾京!”

  在熱血沸騰的口號中,這五萬大乾新軍用了整整一個半月時間穿過了整個越國,進入了楚國境內。

  到了楚國行軍速度就加快了一些,因為這里一馬平川。

  楚王帶著二十萬輔軍,天文數字的糧食和物資前來迎接。

  “寧政兄,你這就回天越,接下來的一切就交給我了。”楚王道。

  寧政向沈浪秘密拜別,但是寧岐、種堯等將領卻留在大軍中,跟隨沈浪北伐。

  “陛下,我有一個想法。”寧政離開的時候道。

  沈浪道“你說。”

  寧政道“我想讓越國尚書臺和樞密院的這些宰相和樞密使們輪流進入怒潮城任職。”

  這位越王對沈浪真是信心十足啊,這一場大決戰還沒有開始,但在他眼中沈浪就已經贏了,他已經為接下來戰勝之后做準備了。

  “不僅僅是樞密使和宰相們,甚至中年官員,年輕的骨干官員,也陸續進入怒潮城任職兩三年,然后再調回越國。”寧政道“當然,如果有需要的話,也可以直接留在大乾中樞。”

  此人的心胸也真是寬廣,這完全是雙方的朝廷行政權力對接,越國就算是完全融入大乾帝國體系了。

  “沈浪陛下,我是這樣想的。”寧政繼續道“我們吳楚越三國雖然施行了新政,但終究是老舊勢力,思維還是不夠開放,而怒潮城不一樣,節奏非常快,專業性非常強。姜離陛下說得好,解放文明,把整個大乾帝國乃至整個東方世界帶入更高的文明階段。如今這種突飛猛進的跨越在怒潮城已經看到成果了,我們吳楚越三國也需要跟上腳步。還有一點,陛下一旦攻入乾京,滅掉贏廣,就要準備接手整個新乾王國,效忠贏廣的那些官僚全部都不能用了,怒潮城的機構本來就精簡到極致,根本沒有這么多官員,還是需要從我們吳楚越三國抽調,所以將我們三個王國大量的官員派入怒潮城學習任職后,也方便未來接管整個乾國。”

  楚王道“我也贊同,如果陛下愿意的話,我這就擬定一個名單,把楚國朝內五分之一的核心官員全部調往怒潮城。”

  沈浪點頭道“好,這件事情我原則上同意。不過你們還是和矜君,索玄大人進行交接。”

  ……………………

  沈浪這五萬主力大軍的行軍路線,幾乎是毫無秘密可言的。

  他的大軍每一天到達了哪個方位,距離乾國還有多遠,不僅僅乾京知道,炎京知道,浮屠山知道,甚至天下諸國都知道。

  為了達到致命一擊的效果,沈浪的六艘超級空中堡壘并沒有隨軍而來,因為它們飛得快,等大軍趕到戰場,他們再飛來也來得及。

  所以這段時間的空中防御完全就交給大超和幾十個特種武士組成的空中軍團。沈浪的怒潮城只有幾十只雪雕,之后又向大炎帝國借了幾十只,當時全部都帶去乾京了,之后又用報信的名義飛回了怒潮城一半,還剩下一半至今仍舊被扣留在乾京之內。

  所以,這段日子大軍上空幾乎每一天都盤旋著各式各樣的飛騎斥候,有誅天閣的,炎京的,贏廣的,浮屠山的等等等等,何止是打探沈浪的行軍路線,簡直就是一路監視了。

  幾乎每隔十個小時,贏廣和炎京都會收到沈浪大軍的具體方位情報,就差昭告天下了。

  “怒潮城的五萬炮灰軍隊已經進入楚國了。”

  “他們距離乾國邊境,只有兩千三百里了。”

  “只有一千五百里了。”

  “只有一千里了。”

  天下沒有秘密,就連乾京和炎京的老百姓,都知道沈浪這五萬軍隊到哪里了。

  而且還把大乾新軍取名為炮灰軍隊。

  ………………

  面對這一場怒潮城和贏廣的決戰,炎京依舊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甚至連假惺惺的調停都沒有。

  而在沈浪五萬大軍登陸越國的那一天,浮屠山和贏廣就在集結大軍。

  不過,他們的軍隊規模可要比沈浪大得多得多了。

  贏廣野心勃勃,這二十幾年來雖然談不上窮兵黷武,但也絕對是不安分的。

  乾國六千萬人口,總軍隊達到百萬之巨。其實這個數量也談不上很驚人,楚國和越國只有兩千萬人口,軍隊最多的時候還超過六七十萬呢。

  軍隊貴精不在多,而贏廣新乾王國的軍隊絕對精!這二十幾年來他和浮屠山合作,練出的地獄軍團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數字。當然因為挨了兩次龍之悔,所以他們的地獄軍團損失了五六萬之巨,但剩下的依舊很多。

  這一次和怒潮城的決戰,算是大贏王國成立之后的第一戰,贏廣要打出威風,打出震撼性的效果。

  所以自從沈浪出兵的那一天起,新乾王國和浮屠山開始集結軍隊。

  一半個月后,五萬大乾行軍進入楚國境內之后,贏廣和浮屠山還在集結軍隊。

  天知道他們要集結多少軍隊啊,整個乾京周圍,密密麻麻麻,接天徹地,無邊無際的軍營。

  從浮屠山到乾京這片空域,完全川流不息,每天都有大規模的空中軍團飛過。

  對于贏廣來說,最聰明的做法就是以逸待勞,將幾十萬大軍集結在乾京防線,等著怒潮城的五萬新軍來攻。但這樣一來,就要任由怒潮城大軍進入他大贏王國的境內了,豈不是恥辱?

  畢竟在天下人看來,怒潮城這一次的北伐完全是炮灰之戰,絕望之戰。

  作為大贏國之王,贏廣怎么可以讓敵軍侵入國內呢?絕對要御敵于國門之外!

  ………………

  乾京!

  “兩位陛下,怒潮城的五萬大軍距離我們贏國邊境線,還有八百里。”樞密使蘭士道“我們五十萬大軍已經集結完畢,隨時可以南下,將怒潮城五萬軍隊斬盡殺絕,請問陛下是否要御駕親征?”

  贏廣道“這次怒潮城北伐的主帥是誰?”

  蘭士道“主帥矜君,副帥蘭風。”

  贏廣道“蘭風?他也能做副帥?當然我沒有瞧不起你們蘭氏家族的意思,但是三十年前他只是一名三品武將而已。”

  蘭氏家族在大乾帝國的地位曾經就相當于種氏家族,是軍方第一貴族。

  眼前這位蘭士是蘭風和蘭道的叔叔,今年已經八十,當年姜離陛下在位的時候,他就是大乾帝國的樞密院副使了,而當年的樞密使就是贏廣。說來當時這蘭士和贏廣算是對頭的,蘭氏家族號稱是姜氏最忠誠的家將。

  結果姜離陛下暴斃之后,一部分蘭氏家族選擇效忠至死,而蘭士、蘭末等人選擇投降,成為了贏廣的麾下。

  這位蘭士擔任新乾王國樞密使已經近三十年了,就連他的侄子蘭末,也是樞密院副使。

  “矜君算是厲害的,但區區一個蠻族之王而已,還沒有資格讓我御駕親征。”贏廣道“任兄,你覺得我們應該讓誰作為這五十萬大軍的主帥最合適?”

  說這話的時候,贏廣還是忍不住心臟一痛,原本太子贏無冥是最合適的啊。

  浮屠山任宗主道“地獄堂之主任天嘯為主帥,贏無常王子和蘭士樞密使為副帥。”

  這話一出,贏廣內心又微微抽搐了一下。

  浮屠山眾多長老中,地獄堂排名第一,憲堂排名第二。

  地獄堂只負責一件事情,訓練地獄軍團,訓練特種軍團,而這位任天嘯不但是地獄堂主,而且還是任宗主之侄。

  這個任命讓人覺得任宗主是不是要把任天嘯立為浮屠山繼承人?但又不像啊,這任天嘯雖然是他侄子,但僅僅只比他小了十幾歲而已,今年也已經五十幾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至少現在為止,任天嘯是浮屠山的二號人物。

  這幾年任宗主長期都在南部海域的巨型上古遺跡內,而任天嘯就一直鎮守浮屠山總部。

  上一次大炎帝國對浮屠山總部的超級龍之悔打擊,就是被任天嘯攔截下來的。

  贏廣稍稍不快的是任天嘯作為主帥,贏無常作為副帥,那豈不是說他贏氏家族的人要低上半級,盡管他贏廣實際上是姓任,但畢竟現在贏氏家族也是天下王族之一。

  “好,就讓這三人統率五十萬大軍,將怒潮城這五萬人斬盡殺絕。”贏廣道。

  任宗主道“天嘯,你進來。”

  頓時一個兩米多高的雄壯男子走了進來,整個殿內頓時產生了強大的壓迫感。

  盡管已經五十幾歲了,但看上去最多只有三十幾,他長得和任宗主還是很像的,但是全身虬結的血脈,如同無數毒蛇盤踞在身體上,尤其詭異猙獰。

  一直以來他都長期呆在浮屠山總部之內,而地獄堂作為訓練秘密軍團的機構,一直以來都是處于保密狀態,所以此人也不經常露面。

  但就武功而言他和任盈盈不相上下,在祝紅雪之上,與巔峰期的寧寒公主相當。總之是絕頂高手,至少此時沈浪這一方沒有能夠和他匹敵的對手。

  贏廣道“天嘯,知道這一戰該怎么打嗎?”

  任天嘯道“把五萬人斬首,抽血,碎尸!”

  這人說話就是這么直接,而且他不是開玩笑,也不是為了泄憤,抽血碎尸是有用的。

  一部分用來培養蠱蟲,一部分用來培養浮屠山的特種軍團,地獄軍團,總之邪惡之極就是了,浮屠山的生物實驗室幾乎是毫無底線的,遠甚于天涯海閣的生命研究部門。

  贏廣道“整個天下都在看著我們,我們五十萬對怒潮城五萬,兵力十倍,實力超過百倍,而且大戰就發生在我們的贏國邊境線上,所以要雷霆一擊,瞬間將敵人化為齏粉,這樣才能顯示出我大贏王國之威風。”

  而此時樞密使蘭士忽然道“兩位陛下,沈浪被我們俘虜,怒潮城這五萬人北伐只是迫不得已,完全是炮灰而已,消滅他們輕而易舉,但關鍵是大炎帝國,萬一他們投放超級龍之悔怎么辦?邊境線的戰場上我們可沒有上古攔截裝置。”

  贏廣道“大炎帝國不敢的,至少這個時候不敢對我們投放超級龍之悔。”

  樞密使蘭士不解,大炎帝國為何不敢?

  是因為沈浪在乾京手中,所以能夠發射龍之悔對大炎帝國進行威懾嗎?

  實際上不止如此,還因為浮屠山已經掌握了另外一種致命的武器,同樣是用龍之力發射的,但里面不是龍之悔,而是全新的蠱蟲武器,雖然沒有龍之悔這么可怕,但也能帶來驚人的毀滅。

  不過這種蠱蟲哪怕浮屠山的地獄軍團和特種武士都沒有防護力,所以輕易也不敢用在戰場上,因為蠱蟲可不分敵我。

  “贏無常,你怎么說?”贏廣望向了兒子。

  贏無常道“我們五十萬大軍前往楚贏邊境線需要十五天,但是整個大戰只需要一天,加上匯報戰況需要一天。十七天,父王、任宗主,你們給我十七天,我愿意立下軍令狀。十七天之內,讓你們聽到怒潮城五萬炮灰軍團全軍覆滅的消息。”

  這話一出,樞密使蘭士微微皺眉,這話說得太死了,行軍途中萬一發生了暴雨,大雪,大風怎么辦?

  贏廣道“我給你三十天時間!一個月之內,我要聽到怒潮城軍隊粉身碎骨的戰報。”

  “是!”

  “是!”

  “是!”

  任天嘯、贏無常,蘭士三人高呼。

  然后,隨著贏廣一聲令下,贏廣和浮屠山的五十萬大軍浩浩蕩蕩南下,朝著邊境線撲去。

  …………

  贏廣大軍南下了!

  整整五十萬,但號稱百萬!

  這個消息很快在炎京爆開,在天越城爆開,在楚國,吳國王都爆開。

  從天上望去這支軍隊是真正的遮天蔽日,延綿幾百里,如同黑暗潮水一般南下。

  五十萬大軍中,穿著上古鎧甲的特種武士整整三千人,這是史無前例的數字,當時攻打怒潮城僅僅只是出動了三百多人而已。

  地獄軍團十五萬,這更是讓人不寒而栗,之前贏廣和浮屠山最多只是出動估計五六萬地獄軍團而已。

  剩下三十幾萬大軍,都是原新乾王國的主力,屬于正常軍隊。

  在天下人看來,這支軍隊的實力真的是百倍于怒潮城。

  沈浪歸來東方世界已經整整四年了,他麾下的軍隊幾乎沒有打過一場像樣的大戰,怒潮城的軍隊戰斗力是完全受到質疑的,真正唯一的勝跡還是對祝紅雪的兩萬血魂軍而已。

  但是那一戰,完全依靠噩夢石磁爆彈瞬間癱瘓了天涯海閣的上古能量核心,使得血魂軍失去戰斗力,否則當時怒潮城軍隊絕對要全軍覆滅。

  而這一次贏廣和浮屠山出動的地獄軍團,特種武士,戰斗力遠超當時祝紅雪的血魂軍,而且整整十五萬之巨。

  沈浪被俘,怒潮城群龍無首,這一戰怎么打?簡直比絕望還要絕望。

  而且天下人看得非常清楚,沈浪當時為何要冒險和贏無冥比武決斗,就是因為贏無冥十萬大軍要攻打越國王都,靠正常的軍力根本保護不了越國,所以才出此下策,雖然沈浪創造奇跡,秒殺了贏無冥,但也導致他被俘至今。

  這也更加證明了怒潮城軍隊的弱小,當時連贏無冥的十萬大軍都擋不住,更何況此時五十萬?

  ………………

  在整個天下的目光下,兩支數量無比懸殊的軍隊正在逼近。

  怒潮城五萬軍隊北上,贏廣五十萬大軍南下,楚贏邊境線,就是戰場。

  十天之后,怒潮城的五萬大軍先趕到了邊境線,然后停止前進,開始布防。

  而此時,贏廣的五十萬大軍距離邊境線還有幾百里,聽到怒潮城軍隊停下布防的消息,三位主帥立刻下令軍隊加速前進。

  四天之后!

  贏廣和浮屠山五十萬大軍逼近楚贏邊境線,兩軍相聚五十里!

  沈浪和贏廣聯軍的大決戰,一觸即發!

  ……………………

  沈浪大軍的一百三十具小型龍之力,分散在三千米的防線上。

  五萬大軍,組成了二十個方陣,延綿十里,看上去算是比較稀薄的了。

  超過三百門火炮,部署在壕溝和暗堡之內,作為小型龍之力的補充。

  與此同時,在一萬三千米的高空,六艘超級空中堡壘正緩緩而來。

  這五萬大乾帝國新軍已經嚴正以待,就等著贏廣五十萬大軍撞入天羅地網。

  又過年了!

  不過這個春節,依舊毫無氣氛。

  不僅僅是戰場無氣氛,甚至天下諸國都沒有過節氣氛,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楚贏兩國邊境線上。

  正月十九!

  “砰砰砰砰……”

  贏廣浮屠山聯軍中響起了驚天的戰鼓!

  “將怒潮城軍隊,斬盡殺絕,斬盡殺絕!”

  隨著三位主帥一聲令下,五十萬大軍如同死亡潮水一般,撲向了沈浪的五萬大乾新軍。

  多拉公主騎著大超飛到最高空,觀察敵人。

  “敵軍距離五十里。”

  “敵軍距離四十里。”

  “敵軍距離三十里!”

  此時,大乾新軍五萬人盡管依舊看不到敵軍的身影,但卻仿佛能夠感覺到地面在震動,能夠聽到北邊的轟鳴戰鼓。

  但多拉公主在天上卻看得清清楚楚,這五十萬大軍真的如同烏云,如同黑暗巨獸,如同恐怖海嘯,不斷席卷而來。

  三十里,差不多了!

  主帥矜君下令道“所有小型龍之力發射裝置,預備!”

  頓時,一百三十具小型龍之力全部開啟權限,一噸重的地獄火炮彈塞入其內。

  一噸級的,這殺傷力,簡直驚人了。

  “發射!”

  隨著矜君一聲令下,一百三十名學士猛地拍下小型龍之力的發射開關。

  “嗖嗖嗖嗖……”

  瞬間,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嘶吼,一百三十枚地獄火炮彈呼嘯而出,在空中劃過一道閃電一般的弧線。

  整整六倍音速,剎那間的音爆聲,幾乎震耳欲聾,天搖地動,就單單發射這一幕,就已經無比驚艷了。

  三十里,也就是一萬五千米,對于龍之力發射的地獄火炮彈來說,也就是八九秒鐘而已。

  僅僅幾個呼吸之后!

  這一百三十枚可怕的地獄火炮彈,猛地朝著贏廣的五十萬大軍砸了過去。

  不需要瞄準,因為無邊無際都是敵人。

  “轟轟轟……”一陣陣驚天的爆炸。

  更加驚艷,更加驚天動地的一幕發生了。

  每一枚地獄火炮彈,釋放出可怕的綠色火焰之花,一百多個巨型火球爆開,延綿幾十里,驚天的殺戮開啟了!

  ………………

  注這章寫到后面空格鍵壞了,最后兩千字寫得崩潰。但今天依舊一萬五千多更新,拜求兄弟們的月票支持,孜孜不倦沖回前十,給大家鞠躬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下書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史上最強贅婿,史上最強贅婿最新章節,史上最強贅婿 品書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Copyright©2016 下書網txt小說下載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10(s),Sqls:6,read:17,write:6
甘肃快三今天预测号
<center id="siq04"><samp id="siq04"></samp></center>
<center id="siq04"><div id="siq04"></div></center>
<optgroup id="siq04"><object id="siq04"></object></optgroup>
<center id="siq04"><samp id="siq04"></samp></center>
<center id="siq04"><div id="siq04"></div></center>
<optgroup id="siq04"><object id="siq04"></object></optgroup>
沙巴体育官网 老时时龙虎和下载 赛车pk10高手计划 北京pk计划群 江苏七乐彩30期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 极速时时彩大小计划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福建体彩音乐聊天直播 上海今天15选五开奖结果